相关文章

荣成紫晶钻石材厂提醒大家注意废弃石窟

紫晶钻石材厂了解到:7月12日,福建晋江市永和一镇名22岁男子和同伴到石窟游泳时溺亡;7月26日,福建晋江市龙湖镇三名小孩在一废弃石窟玩耍,11岁的江西籍男孩不幸溺亡。短短半个月时间,两条鲜活的生命在废弃石窟“消失”。

近年来,因废弃石窟引发的事故屡见报端,据此前福建泉州市相关部门的不完全统计,全市共有废弃石窟600多个,几乎每年都会发生溺亡事件。

近日来,在福建南安、晋江、惠安等地,发现类似的废弃石窟数量数不尽数,石窟在开采后遗留下一个个千疮百孔、悬崖峭壁的“天坑”,令人胆战心惊。有些石窟竟成游泳场,无人看管,可以随意进入。很多石窟周边没有护栏围住,有的也形同虚设。废弃石窟管理缺失,多数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。

2007年福建省出台矿山生态环境恢复保证金制度,国家新近颁布的《矿山环境管理办法》规定,矿山关闭后,必须采取措施,恢复矿山生态环境。石狮的有关部门对废弃石窟,采取运送垃圾回填的方法,垃圾有了处理去处,废弃石窟也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隐患。不过,采用该做法的地方并不多。这些废弃石窟大多是历史遗留,一些矿山所处位置偏僻,私人开采完就走人。

7月19日,晋江永和镇,在摩的师傅带领下来到马坪村,一到村口,就听到切割石头刺耳的噪音声,到处是石材加工厂、加工点。切割产生的粉尘随风飘散到空中,周围的草木都被这些粉尘“染白”。

村民周先生的家与加工点紧隔一堵墙。在他家中,能够看到,厚厚的白灰,落在阳台和窗台上。“一年四季都关着窗,地板至少要拖两三次,衣服放在阳台晾晒,没过一会就会沾满灰尘”周先生无奈地说,全村都这样,有的厂还是亲戚开的,就算一家人的生活受到了影响,也不好意思去较真。

“以前只要你有一块石材大板,根本不需要叫卖,只要路边一放就有人主动来问,甚至还有人抢着要。”一位马坪石材厂的老板说,现在石材厂太多了,污染也严重了,村民们反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。

福建省197地质大队高级工程师黄润雄介绍,石窟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不小,石材矿山在开采过程中产生大量的固体废弃物,容易造成土地沙化、水土流失等环境问题,甚至引发滑坡、泥石流等地质灾害。此外,废弃的石窟由于回填困难,无法进行再利用,挤占宝贵的土地资源。随着城市的扩大,原来分布在相对偏僻地区的石窟,逐渐变成分布在公路边、城乡结合部等地方,造成极大的土地资源浪费。

据了解,目前仅福建南安市现有石材企业就有1500多家,其中规模以上的就有252家,2012年1-11月规模产值228.07亿元,占中国石材产量的60%和石材产品市场份额的70%,被省委、省政府列为建设拥有以官桥、水头、石井为主要基地的石材产业集散地群,基本形成集矿山开采、石材加工、磨具磨料制造、检测仪器、批发市场、出口贸易、承揽工程业务等门类齐全的石材产业链,全市创年产值150亿元,占南安市全年社会生产总值25.8%。

如今,石材行业污染已成为制约南安市石材产业发展的瓶颈。去年,泉州市出台《关于进一步推进矿山生态治理工作的若干意见》,要求2015年前泉州地区要关闭所有饰面石材矿山。

今年是南安石材贸易自2012年以来的连续第三年下滑,且下跌幅度也在扩大。数据显示,1月~8月南安石材产业出口额为10038万美元,同比下降14.16%,而2013年,南安石材出口额17397万美元,同比降幅为9.14%。

7月22日,南安市组织市国土局、安监局、公安局、环保局、林业局、水土办、电力公司和石井镇政府等部门出动45名执法人员开展联合行动,行动组分别在两个山头对7个非法采石场进行填埋、摧毁,对其生产、生活设施进行摧毁,做到“四不留”。行动共捣毁和没收大切5台、空压8台、动力4台、行吊主索19条、挖掘机5台、行吊12支、发电机7台、电缆950米,并拆除工棚5座、铁皮屋9座,遣散采矿点滞留从业人员50余人。

据了解,今后,南安石材产业将注重增加产业集聚力。到2015年,将完成对目前加工区在内的1248家石材企业清洁生产审核;完善集中区基础设施。全面完成已规划的9个填埋处置场建设;发挥龙头企业带动力,“十二五”期间,培育3家产值超20亿元的企业,新增10家国内外著名石材企业入驻总部经济区;提高核心竞争力,建设8家省、市级企业技术(行业)中心,力争新增国家级品牌3-5枚,实现石材循环经济年产值达50亿元,5家以上企业参与制修订相关行业各类产品标准,建立完善一套完整的石材行业安全生产操作规程等。到2020年,力争培育产值超30亿元企业8家,发展石材产业总部经济。